在撤离顾铮那丝滑无比的僧袍的时候,她还下意

发布时间:2018-06-22 19:43:13   编辑:W彩票_w彩票网_w彩票平台浏览人次:159

现在他们唯一要担心的事情,就是大殿内的大师兄的情况了。
 
    待到朱圆章安排的包围战略汇合完毕,万一奋起抵抗的原兵,要将大师兄作为人质就不好办了。
 
    投鼠忌器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要考虑到这个皇觉寺的主持,在周围的镇县当中的影响力。
 
    他此次回来是来老家募兵的,而不是和这地方的乡亲们结仇。
 
    正在被大师兄的境况给愁得够呛的朱圆章,压根就不知道,此时的顾铮就还真的在大殿中,安安静静的给那个叫做敏敏特穆耳的郡主,颂唱着平心咒呢。
 
    不但如此,顾铮宝相庄严的念诵完经文之后,竟是若有所思的在敏敏特穆耳的面前闭目养神,捻起了佛珠。
 
    待到敏敏特穆耳连同她身后的那些亲卫们,从如此沉厚的声音中清醒了过来的时候,那姑娘竟是崇拜又激动的上去一把就抓住了顾铮的袖子,问到:“大师,你刚才宣讲的佛经真的是太
 
好听了。”
 
    “为什么停下来,你倒是继续的念啊。”
 
    被拉拽着的顾铮还没表现出什么呢,跟在顾铮身后的朱冲二就先表达出了不满。
 
    “这位女施主,我们主持的衣服也是你能拉拉扯扯的吗?”
 
    “就算是你大原朝的郡主,平日里肆意妄为惯了,可是作为一个女施主的些许矜持,总还是有的吧?”
 
    “更何况,我们主持是得道的高僧,你这般的作为,简直就是轻侮我们的主持!”
 
    听了朱冲二的叫唤,敏敏特穆耳这般从来都不知道羞赧是何物的女子,也有了几分的别扭。
 
    可是别人顺着她的日子过惯了,明知道是自己的举止失当,她也决不会承认。
 
    她反倒是将手中拽着的衣袍上又使了几分的力气,更是不打算放开顾铮了。
 
    而在朱冲二马上就要拿着手中的权杖过来暴打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一顿的时候,顾铮反倒是将另外一只没有被拽着的手举了起来。
 
    “冲二,不可冲动,你去后殿端杯茶来吧。”
 
    “敏敏女施主,贫僧是人,也会饥渴,现如今与你所说的寺庙趣事,佛法传扬,已经具都介绍。”
 
    “贫僧也想稍事休息,品一壶茗茶,再进行后续的修炼。”
 
    “现如今,天色已晚,听女施主所说,也是脱离家人独自前来游玩的。”
 
    “我奉劝女施主还是现在就下山而去,这会的功夫,待到你下山之后,天色也还未全黑。”
 
    “更能避免家人的担忧。”
 
    听了顾铮的命令,就算是朱冲二再怎么不情愿,他作为寺庙内最听大师兄话的僧人,也是乖乖的奔着后堂而去。
 
    而一直拉着顾铮袖子的敏敏特穆耳,因为顾铮的这几句闻言软语顿时也软化了下来。
 
    她原本不怎么客气的拽着对方袖子的手,也跟着垂了下来,在撤离顾铮那丝滑无比的僧袍的时候,她还下意识的给对方拍了两下,以防止这么完美无缺的人儿身上,因为她的缘故,多上
 
两个褶皱。
 
    不过对面的人再温柔,有一个原则她还是要守的。
 
    “不,我不下山。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多得是刁民。”
 
   
    “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在后院的时候我可是看见了,你那里可是有几间空置的斋房的。”
 
    “别告诉我,你这皇觉寺平日里就没有留宿在此的客人了?”
难呢?”
 
    听了顾铮这一番更是为她着想的话语,与众不同的敏敏特穆耳更是不想走了,她竟是难得的撒起娇来,这手不安分的又想拽住顾铮的袖袍。
 
    “我不想走啊,人总说人生难得一知己,大师.”
 
    她这话还没说完,突然就从大殿后门想起了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