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嘴边还嘀嘀咕咕的抱怨到说顾峥你这开门的

发布时间:2018-08-03 22:38:58   编辑:W彩票_w彩票网_w彩票平台浏览人次:138

  这一大一着童言童语,渐渐的远去,而在镜头外围观的顾小胖却是在大笑之后,感到了九分的迷茫以及一分的心酸。
 
    原来,他最近恶补的宋史当中,关于火器大家孙家与顾家在野史之间的点滴的纠葛是真的存在的啊。
 
    这么说,当年还是因为自己的祖宗而害得孙家小娘子红颜薄命了?
 
    想到这里的顾小胖就是摇摇脑袋,继续看着镜头接下来的转换。
 
    就像是祭奠那份虚无的不知道是属于谁的爱情一般,此时的画面却是定格在了一个默剧当中。
 
    镜头中那个破破烂烂的顾峥回到了他的小家,在门口边上,那个温柔的妇人怀抱着乌溜溜大眼睛的婴童,一起再迎接着他的到来。
 
    那个女人很好,不嫌弃这长途跋涉多日未洗的体味,不嫌弃状若疯狂头若鸟窝的形象。
 
    就这样小女人一般的窝在了久未归家的顾峥的怀中,与他一起逗着被臭味熏得哇哇大哭起来的孩童,亦步亦趋的随着她的天,一同走进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园。
 
    看到了这里,属于顾家祖宗的显迹才算是缓缓的落幕,而被这一场景给感动坏了的顾小胖,则是年年自语的嘀咕着:“这孙家的二娘也挺奇怪,真是重视自家祖宗的那个皮囊啊。”
 
    “我看也很一般啊,丢到人堆之中,还没有我显眼呢!”
 
    嘀咕完,顾小胖就举起自己全是坑的手臂,上下挥舞了一番,却是在下一刻起,有一个声音就在他的耳边炸响了起来。
 
    “血脉相同,灵魂不同,你也是从那个时代中过来的吗?”
 
    “及是如此,梦中我就给你一场大造化吧。”
 
    这个声音话音刚落,顾小胖仿佛就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朝着后方一把给推了出去。
 
    仿佛从高空中坠落一般,顾白梦小胖子一下子就从梦境中回转了过来。
 
    再抬眼他周边围着一圈真心在乎他的人,他的父亲,母亲,全部围在他的身边,那些顾家的宗族人等全都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所有的人在他回归转醒的那一刻齐刷刷的问到:“你可是梦见了什么?”
 
    顾小胖懵懂的点了点头,而这些须发皆白的这个大爷,那个二大爷的则是状若癫狂的互相拥抱到了一起。
 
    “顾氏有灵,祖宗没有抛弃我们。”
 
    “看来,这一代又能出来一个被祖宗眷顾的家主了。我等可以将全身的绝学倾囊相授了。”
 
    “是啊,是啊,有了祖宗托梦的眷顾,此人就是一头猪,他也是一个武学天才。”
 
    喂!你们真的就在自己这头小肥猪的面前这么说,真的好吗?
 
    现在的顾小胖面皮是抽抽的,现在的顾家祖宅之中,却是无比的欢乐的。
 
    夜幕降临,前院因为顾小胖的存在而大摆筵席,只有那居于最后的祠堂之上,属于众位祖宗的灵牌之前,一本顾氏的族谱在哗啦啦的翻动着。
 
    属于他们家最早的祖宗,那个孤零零的名为顾峥的名字旁边,妻子一栏终究是被风完全的吹开了。
 
    妻:黄杏儿,妻:孙二娘。
 
    就这样吧,想来,二娘也是无所谓的。
 
    这本书,仿佛是一个世界的终结,那第十世界的书页,终于缓缓的熄灭了所有的光彩,最终回复成了一片的平静。
 
    金色的光芒回收到了整个书本当中,而顾峥只是盯着这一页书,轻叹了一声,盖上了画上句号的全篇。
 
    一个稍显寂寞的背影,吱嘎,推门而去,只留下了略带忐忑的笑忘书,静等着他的主人再一次的出现。
 
    而这位满是感慨,在小院中的躺椅上准备装一下忧愁的文艺青年的顾峥,这刚刚在槐树底下的躺椅上坐下呢,就一下子被上边可以煎鸡蛋的高温,给烫的再一次的蹦了起来。
 
    他怎么忘记了,首都城的高温预警已经整整的发布了一个星期了,这要思考人生,也要到室内吹着空调的房间去啊。
 
    自觉的傻气的顾峥,推门就往卧室中走去,却是在手机叮铃铃响了两声提示音之后,才注意到短信的消息。
 
    “哎,我的马拉松比赛的奖金到位了,扣除平时所得,我的购车款也基本到位了啊。”
 
    “是时候成为一个有车一族了。”
 
    拿着手机,开始查询着账户余额的顾峥,刚进了卧室的脚就朝着小院门外走了过去。
 
    推开院门的时候,‘砰’的,仿佛是撞到了什么异物。
 
    跟着“嗷!”的一声,一声熟悉的惨叫就响了起来。
 
    待到顾峥抬头这么一看,就看到小黄毛捂着一边的脸,就蹲在他家的小院的台阶上。
 
    他的嘴边还嘀嘀咕咕的抱怨到:“哎呦!我说顾峥,你这开门的时候看着点啊,也就我这个身强力壮的人能扛得住你这一门板,这要是周围的大爷们,哪经得起你这般的造啊。”
 
    问题是周围的大爷也不来我这里啊。
 
    很是觉得奇怪的顾峥,将手机往裤衩兜里一扔,问道:“你这个时候找我干嘛?”
 
    “哦,烟枪哥让你去商业街那看一眼,已经到了收尾的地步了。”
 
    “这么快!”顾峥很是诧异,他的脚下却是不停,跟在黄海涛的身后便朝着胡同内走去,一边问道:“我以为这工程怎么也要到下个月才完工的,果然是烟枪哥,下手就是麻利。”
 
    听到顾峥夸奖他们的老大,黄海涛很是自豪:“那是,也不看监工的是谁,那是我们老大,五湖四海皆是朋友,不少的沙料水泥,都是他的发小提供的。”
 
    “再加上那个啥设计师,被顾哥你这么给镇了一手,那天天发图纸啥的,可勤快了。”
 
    “众人拾柴火焰高,都是与街坊四邻息息相关的事情,能和给公家干活一样吗?”
 
    也是,等到了现场的顾峥,才知道了什么叫做震撼的美感。
 
    原本这个污水横流,脚下铺路的石板都是翘起来的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小胡同内,现在已经大变了一个模样。
 
    8)
 
 434 最短购车记录被打破了!(2800均加更)
 
    干干净净的青石板路,以红门村的中心主干道为主路,其他胡同分叉为辅路,愣是给扩建成了莲花盛开一般的延展的姿态。
 
    每一条小路之上,将装修完的垃圾石土清理干净之后,都如同三月过后初春的花瓣一般的干净,仿佛还带着几分春天的味道一般的,让人心旷神怡。
 
    在这条商业街的两边,无论是面积庞大的一体式的二层小楼,还是独门独户纵向延伸的小门小脸,具都是统一的复古的装饰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