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想法现在似乎也不那么坚定了因为暗杀白忘

发布时间:2018-11-15 14:38:59   编辑:W彩票_w彩票网_w彩票平台浏览人次:110

 发生了这种影响恶劣的枪击案在那么多媒体的注视之下一把手局长不得不下达限二十四小时之内破案的命令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天大的压力您就接受我这个请求吧,我们就简单的采访一下,介绍一下案情的经过和破案的思路,您看行不行?”
 
    安小忆一直想要对苏锐进行一次独家采访,毕竟苏锐提供了一些非常关键的思路,让安小忆觉得这个男人浑身上下好像在散发着光芒,无论是从异性的角度,还是从工作的角度,安小忆都要把这个采访机会给争取下来。
 
    苏锐可是这次成功破案的真正英雄,不采访他,那又该采访谁?
 
    可是面对这位美女记者的请求,苏锐却一直在婉拒。
 
    他知道,自己一旦在电视上露面的话,在首都的那些世家圈子里面,将会掀起多大的波澜。
 
    当然,这些波澜却并不一定都是坏事,也能够给苏锐的名声带来极大的提升,可苏锐不想要这样的名声,有些事情,还是要尽量默默无闻一些比较好。
 
    安小忆的容貌和身材都还算是比较好的,可这却不会对苏锐的决定造成任何的影响:“其实,在破案的过程中,我也顶多就是简单的动了动嘴皮子,真正辛苦的是那些坚持在一线的人员,我听说还有两个警察被车子撞伤了,我想,如果你们去采访他们的话,或许效果会更好,也更能打动人心。”
 
    苏锐的话,让安小忆若有所思。
 
    几秒种后,她微微扬起脸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苏处长,咱们不专访了,吃顿饭行不行?你为了津山付出那么多,我就权当代表津山人民表达一下感谢之情啦。”
 
    苏锐看穿了这个美女记者的心思,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比较忙,以后我再来津山的话,一定一起吃个饭,你看如何?”
 
    安小忆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失望,不过她很快便笑了起来:“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才行。”
 
    苏锐记下了安小忆的号码,然后便拨打了过去。
 
    直到对方的手机铃声响起,苏锐才挂断,笑着说道:“这样可以了吗?”
 
    “也只有这样了。”安小忆撅了撅嘴。
 
    其实,她拿到了苏锐的号码,心里面早就乐开了花。
 
    “苏处长,我就不打扰您的工作了,祝您接下来工作顺利。”安小忆说着,对苏锐伸出了手。
 
    “客气了。”苏锐和女孩子柔弱无骨的手握了握,便送对方上了车。
 
    …………
 
    安小忆乘坐的是一辆别克商务,在她上车之前,后排已经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了,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焦急之色。
 
    看到安小忆进来,这中年男人连忙问道:“小忆,怎么样,苏处长愿不愿意接受采访?”
 
    “副台长,我已经尽力了,可是他还不愿意。”安小忆摇了摇头。
 
    “看来这次美人计没成功啊。”副台长明显非常失望。
 
    “什么美人计,领导你别乱说啊。”安小忆的俏脸微微红了一分,不禁想起来自己存在手机里的那个号码。
 
    “副台长,我已经在尽力劝说了,可是苏处长说这是他们的工作,并不值得采访,让我去采访那些坚守在一线的警察们。”
 
    “这就是高风亮节啊。”副台长摇了摇头:“那我们就把重点放在一线警员们的身上吧,但是,在我们的新闻里面,这位苏处长的人物形象可不能模糊掉,毕竟他是最大的功臣,而我们新闻最重要的就是尊重事实。”
 
    “我明白,领导您放心好了。”安小忆点了点头,随后,她坐在一旁,悄悄的打开了手机,看着屏幕上存着的那个号码,面庞微红的怔怔出神。
 
    …………
 
    在安小忆离开之后,苏锐也随之上了一辆车。
 
    开车的是周显威,开的仍旧是那辆国产面包神车。
 
    “大哥,话说这车还真的挺有飙车感觉的。”周显威开着这辆面包车一路从宁海开到首都,又转到津山,也着实不容易。
 
    “你居然能产生这种想法。”苏锐笑道。
 
    “时速一到六十就开始发飘,这样不和飙车差不多了吗?”周显威苦笑道,这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两个人一路来到了津山开发区某处废弃的工厂。
 
    而在他们的车子来到这里几分钟后,一辆奥迪a6也开进了杂草丛生的大院里面。
 
    驾车的正是秦悦然,连秦冉龙都没有跟过来。
 
    周显威在看到秦悦然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竖起了大拇指,低声说道:“大哥,你这桃花运无敌了,要是把这双大长腿给我,我能玩一年!”
 
    苏锐没好气的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别光顾着扯淡,快把那两个货给拉进去。”
 
    周显威走到打开面包车的后车门,把那两个杀手给拽下来。
 
    这两人此时都还捆着手脚呢,周显威也没客气,双手拽着他们的后颈,就这么硬生生的给拖向了厂房。
 
    这废弃的厂区占地颇广,周显威少说也得把这两个杀手拖行了两百多米。
 
    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拖行了这么长的距离,足够把两个杀手的裤子磨破了。
 
    因此,才刚刚拖到一半,这两人便开始觉得屁股几乎要被摩擦的冒出火来!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这种剧烈的摩擦真的会让人的精神崩溃的!
 
    然而周显威却没有任何怜悯的心思,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将对方拖了几十米,那俩人的屁股早已时被磨得鲜血淋漓了!
 
    “真是够狠的啊!”苏锐看着摇了摇头:“就这伤势,起码得趴着睡两个月的觉。”
 
    秦悦然掩嘴笑了起来,然后垮上了苏锐的胳膊,走向厂房。
 
    “看起来你的精神还算不错。”秦悦然看了看苏锐,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这个妖精。”苏锐当然知道秦悦然指的是什么,一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当心晚上让你跪着唱征服。”
 
    “为什么要晚上?现在不行吗?”说着,秦悦然指了指这片废弃的厂房。
 
    冬季天黑的早,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听到秦悦然这样说,苏锐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有些加快。
 
    “你是认真的?”苏锐说道。
 
    这一片废弃的区域根本就没有人来,做什么都不会被发现,苏锐开始觉得,秦悦然刚刚的提议简直是极好的。
 
    “我开玩笑的。”秦悦然眨了眨眼,笑着说道。
 
    苏锐顿时泄了气。
 
    秦悦然的声音充满了别样的诱惑力,其中似乎带着一股能够让人骨头酥麻的电流:“要是现在真的再来战斗,你能受得了,我还受不了呢。”
 
    苏锐听了,心里立刻爽了起来,昂首挺胸,觉得自己充满了男人气概。
 
    走进了厂房之中,苏锐看着蜷缩在地上不断惨叫的两名杀手,不禁嘲讽的说道:“不就是屁股上被擦破了点皮吗?至于叫成这个样子?”
 
    那两名杀手差点没被这句话给憋死当场,这哪里是擦破了点皮啊,简直磨掉了好几层肉好不好!像是在上面不停的点火灼烧!
 
    “这点痛苦真的不算什么。”苏锐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可要想好了,你们马上就要见到白秦川了。”
 
    听了这话,这两个杀手似乎觉得屁股已经没有那么火辣辣了。
 
    把这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苏锐微微一笑,说道:“希望你们能够考虑清楚,一会儿该说什么,一会儿不该说什么。”
 
    一名杀手咬了咬牙:“就是白秦川让我们来杀你的!”
 
    “好,白大少爷马上就亲自来到了,到时候你们到底有没有说谎,可就一目了然了。”
 
    苏锐微微一笑,他转过脸来,厂房的外面已经响起了汽车的引擎声,两束大灯径直照了过来。
 
    ——————
 
    ps:第二更送上!
 
    感谢书友27193919、哥是钱家四少、书友41597798、vip轩、贪吃的小灰灰、三顿ppt、上班娶老婆、不良族、hqingkang、ok无奈的温柔、思念也疲惫、风暴迪伽、书友40752153、苏锐vs烈焰(烈焰必胜)、帝王执手百年、监制、拥抱孤独llll、手短脚短、书友33474573、丿灬冬冬灬丨、piggyz、猎艳滔滔(这是谁呀)、书友37252292、书友40417778、从来不看自己、书友38579423、天天不洗腚(口味太重了啊)、超9631、醉步止道、仰望心沉、壹壹_ones、风中之云296、along928953、未来_未来、书友24402985、mxh丶、感人的心痛、finza29、杨羊得亿、想念置于心、安小忆团队、书友38326883、深空失憶、木易lincoln、杨博雄、花仙子小裴、lzyz1997、小jj烈焰呀(拼音是什么意思)、胖次哒次丶、何必那么高傲、wei_letian、每天上纵横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第1795章 严重失态!
 
    让两个杀手和白秦川面对面,这是苏锐从一开始遇到这两人时就想好的主意。
 
    既然这两个人交代是白秦川指使的,那么此言到底是真是假,和白秦川对质之后就知道结果了。
 
    苏锐是不相信白秦川会做出这么无脑的事情来的。
 
    不过,这种想法现在似乎也不那么坚定了,因为——暗杀白忘川这件事情,显得白秦川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深谋远虑。
 
    白秦川这次是亲自开车来的,不过,副驾驶的位置上还有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身材挺高大的,面庞黝黑,浑身的肌肉把衣服都给撑了起来,他就像是一尊黑铁塔,一看就是个身手不错的保镖。
 
    “锐哥,我来晚了。”白秦川说道,他的脸上满是凝重。
 
    苏锐这次倒是没有开门见山,而是微笑着说道:“我得说一声恭喜。”
 
    “锐哥,忘川受伤住院,眼前还有两个诬赖我的人,何喜之有?你这就让我有点摸不清头脑了。”白秦川无奈的苦笑。
 
    “妄图杀害白忘川的凶手已经抓到了,如果他们配合的话,那么再过个几天时间,就可以彻底结案了。”苏锐说道:“难道这件事情不值得你高兴么?”
 
    这件事情,确实——不太值得白秦川高兴。
 
    他并不是太过无情无义的人,自然不想看到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两个手下被抓获,从此要在狱中度过余生。
 
    不过,即便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白秦川也不可能去为了这两人而动用关系,毕竟如果这样做,就会把他给彻底暴露了。
 
    兄弟和手下固然很重要,但是自己的人身安全才是要摆在第一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