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后山悬崖攀爬下去,再由蜿蜒山道穿山而

发布时间:2018-06-22 19:50:25   编辑:W彩票_w彩票网_w彩票平台浏览人次:100

 “让兄弟们速速的将这些原人的尸首简单的掩藏一下,化整为零,融于夜色,穿过山林,翻到后山再再次集结。”
 
    “是,得令!”
 
    而下达完了这些命令之后,朱圆章才惊觉自己这次的归来,仿佛并没有为皇觉寺带来任何的荣耀,反倒是替对方添了无比大的麻烦。
 
    但是这时候的朱圆章,已经充分的学会了压抑自己内心的愧疚,并将厚黑学给发挥到了极致。
 
    他反倒是带着一脸羞愧不忍的表情,站到了顾铮的面前,深深的一拱手,做着赔礼到:“师兄主持,此次是圆章酿下了大祸,反倒是要累的皇觉寺大难临头。”
 
    “师弟我能力有限,人员不足,原本想着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原人处理掉,抹清痕迹,转移视线。”
 
    “让那些原人们认为是这境内的陈姓起义军所为。”
 
    “可是谁成想,这些原人们竟是来的这般的快,是师弟我的失误,才造成了此种局面。”
 
    “但是在人民大义,抗击原人的反抗面前,朱圆章我,也只能对师兄你说一句对不起了。”
 
    “是我连累了皇觉寺,连累了这皇觉寺上上下下的僧人们。”
 
    “师兄,为今之计也只有你随我一同走了啊!我们从后山悬崖攀爬下去,再由蜿蜒山道穿山而行,翻过这沟渠野岭,到前面的山头时,再做商议吧!”
 
    这一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只是如果顾铮不是那般的会洞察人心的话,可能也就被朱圆章的表演给骗过了。
 
    他只是摆了摆手,苦笑着拒绝了朱圆章:“师弟,这些都是因缘际会。”
 
    “你是从皇觉寺中出身的当世主,自然我们皇觉寺中的人,就要承担你身边的因果。”
 
    “我乃皇觉寺的主持,如果我一旦随你一同离去,那么原军自会认为是我皇觉寺与你合谋。”
 
    “那么到时候,不要说这皇觉寺上下十余号的僧人的性命不保,这寺内对我等皆有养育活命的师父的性命不保,就是这皇觉寺所涵盖的凤阳县周边的十多余个村落乡镇,那诸多的百姓的
 
性命,也是来如杀鸡烹狗一般的南人百姓呢?”
 
    “所以,这皇觉寺上上下下,谁都可以走,但是唯独有一个人不能走,那就是我顾铮。”
 
    “所以师弟,你我相交虽只有半年多,我对你也无半分的温言细语。”
 
    “为了让诸位师弟们能有一席所长,我更是对大家严苛无比。”
 
    “诸位师弟对我这个大师兄,心存不满,我也是认得的。”
 
    “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恳求师弟一件事。”说到这里,顾铮第一次从坐着的蒲团之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给朱圆章施了一个礼:“师父他老人家,年岁以高,不宜受到过多的惊吓。”
 
    “只希望师弟在下山的途中,能将师父带下山去。”
 
    “而后山之中的百姓,也多是你身后的随从们的亲眷,如若有能力,请一并带他们走出困境。”
 
    “至于”顾铮又转头回顾了一圈,闻讯而来的其他的师弟们,继续说道:“这些师弟们的能耐你也知道,他们愿意离去的,就带着他们一并走吧。”
 
    “如此艰险情况,能活得一人,也总是好的。”
 
    而当顾铮说完了这一番仿佛是遗言一般的话语时,他身后的这几位师弟们,具是齐生生的说道:“大师兄,我们不去,你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我们知道自己的能耐,但是与大师兄同生共死,一同护卫这座寺庙的心还是有的。”
 
    师兄弟中只有一个十分的犹豫,那就是朱冲二,他看了看自己的同胞弟弟,又看了一眼让他又惧又畏的大师兄,就将脚步不自觉的挪到了朱圆章的身边。
 
 277 悲!舍身饲虎!
 
    只不过他在经过顾铮的身边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张开嘴之后,又紧紧的闭上,一言不发的走到了朱圆章的身后。
 
    朱冲二所做的这个选择,明显让那些同吃同睡了许久的师兄弟们感觉到了背叛。
 
    他们忍着极好的修养,才没有破口大骂他们朱家的人,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此时的气氛算不得好,但是顾铮的脸上却依然是笑着的。
 
    “无妨,血脉亲情,乃是这世上最亲近的感情,朱冲二本也是凭借着本心所选。”
 
    “更何况,多一个自己的师兄弟,能够侍奉在师父他老人家的左右,我也就能更加的安心了。”
 
    “朱冲二!”
 
    “在!”
 
    “我无欲以皇觉寺第七代主持的身份命令你,从即日起,你就侍奉在先师的左右,不离不弃,直到师父百年,圆寂之后,你再将师傅的遗躯挪至凤阳山的后山,历代僧人的群墓当中。”
 
    “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