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压根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娃一定会在前方打点

发布时间:2018-06-22 19:53:15   编辑:W彩票_w彩票网_w彩票平台浏览人次:147

“现如今皇觉寺分崩离析在前,他势必是要将他最后的念想,如同父亲一般的您的性命,给保护下来啊。”
 
    “所以师傅,您就别再挣扎了,赶紧随我们逃命才是。”
 
    “等随我等到了起义军的军营,安顿好了之后,我在我的大后方的地盘上,专门为您重新修建一所寺庙,让您在毫无纷争的环境下,专心礼佛。”
 
    “以全师傅您这一辈子的夙愿啊!”
 
    说完,朱圆章觉得自己的安慰实在是太到位了。
 
    这个心善的老者,自己绝对能给他提供一个安度晚年的环境。
 
    但是没想到,朱冲二身上的师父在听完了这些话之后不挣扎了,反倒是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到最后反倒是转成了嚎啕大哭。
 
    他用袖子奋力的换着两只手去擦怎么都停不下来的泪水,说出了自己这辈子的最大的愿望。
 
    “圆章啊,你师父我这一辈子的最大的愿望,不是什么精研佛理,更不是什么将寺庙发扬光大。”
 
    “你师父我这一辈子,最希望的就是,你们这些师兄弟们,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在我圆寂之时,都能盘等在我的面前,一个都不少啊,一个都不能少!”
 
    “呜呜呜,你大师兄那个人我还不知道?他的眼中只有我这个师父,还有咱们这个寺庙。”
 
    “平日里对你们这些师弟们,压根也算不得和善。”
 
    “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平日里寺庙中吃的米面,素日里晨课上讲的课程,那都是你们大师兄准备的。”
 
    “他曾经在与我参禅的时候说过,皇觉寺只要这凤阳山头不被人平喽,咱们的根就还在。”
 
    “但是寺庙中的师弟们,却是最需要他守护的东西。”
 
    “他这人不懂人心,不通蜜语,只能用他觉得好的方式,将最多的知识传授与你们,将最大的信念赋予给你们。”
 
    “这一次的危难,我旁人都不担心,却只担心你大师兄一个人,却是为何?”
 
    “因为我怕他干出那以身饲虎,舍生取义的事情。”
 
    “所以师傅我才想留在那庙中,看顾着一点这个看起来主意最大,实际上却是你们师兄弟当中最可怜的大师兄啊。”
 
    “因为他谁都疼,谁都考虑到了,却是单单的没有考虑到自己啊!”
 
    说完,老和尚就如同认命了一般,将头毫无气力的垂在了朱冲二的肩膀之上,仿佛是行尸走肉一般的,不再反抗了。
 
    他苦命的大徒弟,那个从小收留的孩子,是他从奶娃娃的时候就一把屎一把尿的抚养长大的孩子啊。
 
    整个皇觉寺内,没有人比他更亲近自己的心,也没有人比他更在乎和照顾自己了。
 
    而从今日起,一別不知几何,自己在有生之年,以七十三岁的高龄,不知道是否还能等到,他最出息的徒儿的寻来。
 
    不要跟他说阴阳两隔,生死茫茫,他就算是去了西方极乐,也会先寻一下,是否有他那先到的徒弟。
 
    因为他知道,这个压根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娃,一定会在前方打点好一切,等着他那无能的师傅,过去静享清福的。
 
    听到这里时,老和尚周围的人都默然不语。
 
    因为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谎话,才能真正的安慰的了这个悲伤的老人。
 
 278 交锋!风采无双!(1700均)
 
    他身下的朱冲二,哭的更是悲伤,但是在心中却是暗暗的下了一个永久的决定。
 
    这一辈子,大师兄的师父就是他的父亲了,而他一定会帮大师兄,伺候好师父的起居生活,让他老人家能够了无牵挂的度过余生。
 
    但是他们只是下意识的觉得,在今日里,他替大家所作出的消灭原军的决定,应该是欠妥的。
 
    但是出门在外,行军打仗就是如此。瞬息万变,人无完人的自我开解,又让他们在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按常理来说,现在被留在寺庙内的大师兄,对他们这一行人是都有恩之人,但是人吗,总有个远近亲疏之分。
 
    与大师兄相比,还是同吃同住了三年,一起同甘共苦过的朱圆章,与他们更为亲近些。
 
    这毕竟是他们已经发誓效忠的主子,现在,还是保护着正主脱离险境,才是正事。
 
    更何况,他们周围还有如此多的凤阳县的百姓,救得了这些人,也算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情。
 
    大师兄这般慈悲为怀的高僧,也是愿意见到百姓平安的场景的。
 
    在后山已经快要抵达朝着后山攀爬的小路的一行人,就在这个小节点处打算做一个简单的休整,将队伍休整齐全了之后,就一鼓作气的翻过这个山头。
 
    到了那边,大家就算是安全了。